D.A

愚蠢的构图:黄金分割与三分法!

Terry F:

前言:


“成功的构图就是强烈的观察方式”,黄金分割和三分法是完全错误的。


这不是哗众取宠,


愚蠢就是愚蠢,没有灰色地带,不要给自己找理由和台阶。



-------------------------


愚蠢的黄金分割

一切以画面中不存在的线条来控制构图的行为都是愚蠢的。用数学领域的黄金分割法来控制构图更是可笑至极。


相信大家在刚开始学习摄影的时候已经接触了不少的教程和文章急切地向你灌输黄金分割或者三分法的妙用,鼓励大家把主要内容放在这些横竖的线条交点上。他们还会告诉你古希腊人在研究数学的时候发现了这一特性,可以表现和谐,是广泛存在于自然界的一种现象,是人体各个部分的比例也是人类的视觉焦点。


来源:影视工业网(百度百科)


按照这个理论,你吃鸡用的八倍镜应该设计成这样才对:



然后还有一些教程再列举说明《蒙娜丽莎》的脸是黄金矩形等等。



来源:手机摄影构图大全(简书)


按照这个理论,达芬奇对蒙娜丽莎的鼻孔最感兴趣。


--------------------


黄金分割是怎么成为“真理”的

但是他们在教程中夸夸其谈的时候却浑然不知黄金分割是作为一个数学现象被发现的,也仅仅只是一个数学现象而已,或许自然界中有些东西恰好落在了黄金分割的位置附近,但大自然在万亿年的演变中并没有哪位造物主用尺子量着去修正生物的进化方向。


最初将黄金分割应用到艺术上也只是源于一次误解。1799年马里奥•里维奥他写了一本关于黄金分割的书,将黄金分割与方济会修士卢卡·帕西奥利的学术发现联系在了一起。而在帕西奥利本人并不赞同将黄金分割运用到艺术上,他于1509年编撰的《神圣的比例》反而更加推崇公元前一世纪的建筑大师维特鲁威的系统合理比例。只是因为帕西奥利与达·芬奇是好朋友,而达芬奇的一幅名为《神圣的比例》的插画让人们以为达芬奇就是因为使用了黄金分割才能创造出这样优秀的作品。



达芬奇《神圣的比例》


在论证黄金分割的过程中,人们的分析方法也存在巨大漏洞。很少有人去问艺术家:嘿,你这张图是用黄金分割画出来的么?反而抛开因果联系,用统计学的方法去计算黄金分割的使用率。在十八世纪之后更有一些人用统计学的方法将黄金分割比例关系扩散到音乐、绘画、雕刻、建筑等各个领域,在这些始作俑者的人里面难以找到真正的艺术家。说白了就是一群数学家用数学的方法将数学理论强加在艺术上。如此荒谬的理论和做法却像流感病毒一样飞快地扩散开来。


因为人的本性就是想走捷径,想偷懒。


人类是懒惰的生物,总是想着用简单的定律去理解自身复杂的现象:网络上随处可见试图用一两句话概括大智慧的“大师”,现实中也不断有人用几个词语来给别人打上标签,从日常生活中的818到算命先生提出的弦理论都是如此。难得有一些具有探索精神的人用科学的办法去理解现象,但他们的论述却再次被淹没在懒惰和无知之中。因此,黄金分割这个“懒惰”的方法顺理成章地被世人所认同。



或许对于一些人而言,(√5-1)/2≈0.618 这样的黄金分割表达式都难以理解和应用了,于是干脆进一步简化成三分法,也就是将画面分为横竖三等分,利用这样四条线来进行构图的方法也被称为井字构图,线条交叉的位置被认为是视觉的兴趣中心,应当把焦点放在此处。介绍到这一步,可能聪明的你已经发现黄金分割并没有和三分法的线条重合,如果黄金分割是视觉兴趣中心,那么三分法则不是,反之亦然。可笑的是,就是这样两个互相矛盾的理论被许多人认为是同一件事。大量的文献中都充斥着“黄金分割又名三分法”这样的开篇论述,可见作者完全没有去考究这两个名词的真正意思,盲目地承担着一个错误理论的传教士。


来源:百度经验文章 发布者:lvyu87816


用黄金分割或者三分法来解释视觉兴趣中心毫无根据,那么人眼的视觉中心到底在哪呢?我们不妨做个试验



如果给你一张这样的卫星地图,请问你最先看到哪一部分呢?



是黄金分割的四个点?



还是画面正中心?



还是画面里,明度反差较大,色彩反差较大,或者纹理有特殊规律的区域呢?


如果画面没有明显规律,我们的视线首先会落在画面中心点,找中点是我们的视觉习惯,也是我们很擅长的事情,现代枪支使用觇孔式瞄准器也是源于这个道理。



当我们看的物体能够让我们察觉到它们某一部分比其他部分更重要的话,我们首先会去找到这个重点(或者画面异常区域)。在地图上湖水和海水的色彩和明度都和其他区域大不相同,中间有一些有规律的纹理线条,这些都是吸引我们目光的区域。


------------------------


放弃了黄金分割,我们该如何构图?

千万不要以为我这篇文章是为了打破规矩而写。


要知道,任何打破规矩的行为,都是有着更高级的规矩来给予支撑的。


那么请大家切记:一切以画面中不存在的线条来控制构图的行为都是愚蠢的。


我们理所应当以实际的内容和主题情绪(作为规矩)来进行构图。



以上图为例,我在拍摄的时候,将人物放在中心区域,原因并不是单纯是为了利用“视觉兴趣点”来提高主体地位,更主要是为了平衡画面左右的“分量”。



画面有三个元素:鸟,人和裙摆。其中裙摆画面占比最大,但是明度较低,与背景没有太大反差,存在感低;鸟画面占比最小,但是明度高细节多,与背景反差也很大,存在感最高;这两者在面积与存在感的权衡下,已经让画面左右达到了某种意义上的和谐,因此主体理所应当需要放在中心位置来维持这个平衡。


照片的地平线没有像某些教程说的“放在黄金分割线上”。因为在这张照片中,黄金分割地平线会让上部太“轻”或者底部太“重”,打破原本的平衡。


希望上述讲解能够让大家明白构图的复杂性,我们不能只通过考量画面中的一两个要素做出最终的构图,必须综合考虑画面中的焦点、线条、光影和色彩各自所处的位置,根据主题和情绪的需求,要么让画面元素要么以某种方式在视觉上平衡,要么发生冲突产生矛盾。


下面两张电影截图,大家不妨用上述思路分析一下构图原理吧。



切记:

用画面中不存在的线条去规定构图方式是十分荒谬的做法。


但是我们一定要找到更高级的“规矩”来打破低级和错误的“规矩”。


----------------------


写在后面的话

我第一次提出上述观点的时候,受到了许多强烈的反对意见。似乎一些人觉得有些名作里使用了黄金分割,就说明这个方法一定是对的。


这种态度就等于重蹈统计学的覆辙。许多作品中的主体,是因为其他原因恰好落在了黄金分割或者三分线上,另一些则是作者本身已经受到了这些规矩的误导,由于他们本身有着一定的地位,让他们的错误看起来是对的。


三分法这些东西,不会毁片,所以大家容易觉得这是对的,因为我们找不出什么毛病。但是用一种错误的方式去思考构图,只会限制摄影师对画面的理解,制约进步。


这就像当年大家都觉得喝板蓝根可以预防“非典”一样。没什么坏处,但也没什么卵用,有这抢购板蓝根的精力,不如做好其他更有价值的预防工作。


不过好像喝板蓝根比其他预防工作更简单呢


所以还是去抢板蓝根吧。



--------------------


微博上的一些提问(建议)以及回复:




留言:这么说简单点 很多经典三分构图的呈现是多种因素综合的结果 而不分素材从一开始就把三分作为目的是愚蠢的


回复:比我总结的还要精辟




留言:三分法本身就只是让一些还没审美的新手,减少犯错。如果有经验的摄影还是应该打破限制,根据表达内容来构图。我是这么认为的~


回复:如果是一个可控的教学环境,给新人介绍三分法一类的东西可以帮助避免犯错,但前提是可控的教学环境,因为之后还是需要用更先进的构图法去取代三分法。不过这个问题与本文无关,本文只讨论对与错,不聊教学法。




留言:其实这些构图上的技巧,本质上都可以用提高拍摄者的审美来代替。当审美上去了,取景的时候会很自然去寻找一种画面中的和谐,而不是照本宣科的把画面去匹配记忆中构图的点


回复:说的很好,的确可以从审美角度去谈构图,不过我感觉会把事情复杂化,聊构图还是可以稍微具体和实用一些的。




留言:存在即合理,三分法更适合基础较浅的入门者,毕竟构图最重要的是追求稳定和平衡,通过三分法能尽量减少犯错的几率。当然有一定的经验之后就需要打破这些规矩,根据实际情况去创作。我是这么认为的


回复:从哲学的角度去说,存在就是存在,合理有两层意思,一层是“合乎人类之道”,此时合不合理是人来定的。比如说防火烧山,曾经合理,如今不合理;三分法曾经合理(因为缺乏论证),如今也不合理(因为有了新的论证)。另一层是“合乎自然之道”此时实际上这是个废话,因为存在就是存在,万物皆自然之道。


不过话说回来,你讨论的东西是教学法,而不是对与错,所以与本文无关。




留言:“算命先生提出的弦理论”……额……大概我理解错了


回复:当爱因斯坦提出的广义相对论与量子物理发生冲突之后,物理出现了两套法则,一套是宏观宇宙的广义相对论;另一套是微观世界的量子物理的理论。人们一直在努力统一这两个理论,想找到一套能应用于所有情况的理论。于是就有人用数学的方法算出了“这个世界是由震动的弦组成的”。这个结论是无法实验论证的。所以充其量只能算一个哲学理论,就像二元论一样,你说人类有没有灵魂?这也是无法实验的。


黄金分割和三分法也是出于这样的目的,想用一套规律去总结所有构图。这种行为很天真。因为我们还没有强大到能够给所有现象都找到同一个规律。许多看似高大上的“一句话”总结行为,都挺幼稚的。



编舟记|对喜欢的人要忠诚,对热爱的事也要忠诚

斯人若十三:

長和:







一开始人人都是囚徒




孤独又强大的会先抬头看见太阳




然后他便有了成为别人的太阳的可能





这几日是高中生向大学生转变的升级日,我一直觉得大学时能在自己喜欢的专业里沉浸四年是一件幸运的事情。毕业之后如果能从事自己喜欢的事业可以说得上是一种终极幸福。但是很多人在大学时只是潦草度日,不知道自己喜欢什么,毕业后成了选择一份乏善可陈的工作苟且度日的大多数。“勉强”是生活的就基本状态。





认真君就是这样一个勉强度日的人。他不善与人交流,却在出版社里从事着业务工作,每个月都无法完成业绩指标,常常被上司责备。他发现原来“认真”对于他的工作并没有多大帮助。他谦卑得日日道歉,不断的弯腰鞠躬让他变得佝偻,像是一具年久失修的机器,僵硬且麻木。夜晚他手里晃荡着外食,却钻入了一个令我羡慕万分的地方。





他住的屋子是一个小型的书屋。人穿梭在整齐的书架之间,小心翼翼避免碰倒垒叠在地上的书堆,一拐角、一低头都能看见书,甚至一抬头还能看见楼梯上随意摆放着的书。他像是一根木头,却有一所木屋庇护,有一屋书籍安慰。他坐在小书桌前静静看书,翻书声是怂恿,墨香是诱惑,每一页都像是一封久远的情书。遇上不明白的字眼,就翻翻辞典,不明就里的感情便找到了心动的原因。





窗外有猫在叫,他一开窗,猫便大摇大摆地走了进来,理直气壮,不带任何伴手礼。因为没有奋斗目标的人不值得得到它的奖赏。等到他找到了自己真正可以为之燃烧生命的事之后,它会带着巨大的惊喜再来串门。





认真君被调去了辞典编辑部,虽然他是语言学硕士,辞典于他来说是不可或缺的工具书,但是对于编辑辞典,他起初只是把它当成一个普通的工作而已。但是总编的一句话却让他醍醐灌顶。“语言还海洋广阔无垠,而辞典便是漂浮在这片汪洋大海上的一叶扁舟”。身为辞典编辑的他们就像是这叶扁舟的掌舵人,没有征服海洋的野心,只是想带领人们找到心意表达的最佳语言,见证话语奇迹的诞生。这就是他们要编辑《大渡海》的意义,即使一本辞典要消耗他们15年的光景。





这部电影没有着重追求使命感,十五年和大渡海不是他们要征服的里程碑,只是路上的驿站而已,稍稍休息,接着又是长达多年的步履不停。不在乎关注,不求荣耀,他们早在热爱里获得了荣光。因为热爱,所以忠诚,所以坚持。长期进行编辑工作,指纹会被磨到看不见。用指尖亲自去触碰每一个词语,可以收获到触碰到世界一般的喜悦,这就是辞典编辑的奥趣。





认真君找到自己真正擅长的,真正喜欢做的事情了。这意味着他可以不再重复着“抱歉”,用“认真”就可以把工作做好。年纪轻轻就找到了毕生的事业,仅此这一点,他就比大多数人都幸福了。因为接下来他只要一个劲儿向前走就好了。





在他明确自己要一生热爱的事业之后,他听见到了猫叫声,寻着猫的声音,他看见了圆满的月亮和陌生的女人。遇见一个你想要一生守护的人,只要一个劲儿地走向她就好了。如果你有想要与他人产生羁绊的愿望,你一定要将自己的心意真实准确地表达给对方。





认真君为了向林香具矢表白用心写了一封冗长而难懂的情书,那些美好而晦涩的表达让人难以读完。但是如果她真的对他有意,那她用尽一切手段都会把信读下去。她可以在他的起笔中读懂他的小心翼翼,在他的收笔中了解他的坚定与宣泄,甚至能在被他用手指摩擦出的毛边中知晓他的紧张与羞赧。在科技发达、便利的时代,我认为手写情书永远都是最俘获人心的表达,敲击键盘的声音总归有些生硬,不如笔走过纸张的沙响来得细腻与温情。情感表达不要贪图便利。





林香具矢要认真君亲口说出信中所写时,他难以开口。写情书时总是想着把最美的词语都奉献给喜欢的人,但面对面时只能说出一句“我喜欢你”。我喜欢认真君用了20多秒才说出了“我喜欢你”,林香具矢在13秒之后回应了“我也是”。然后用余生践行这30多秒的誓言。





孤独又强大的人就像太阳,人人一开始都是囚徒,等到他看见了自己的太阳,然后他才能成为别人的太阳。几年后认真君成了辞典编辑部的主任,带领着言语学的学生们一起进行《大渡海》的校对工作。他的认真与负责点燃了每一个学生的心,带他们领会辞典编辑的奥趣。就像当初主编引领他找到一生热爱。





这部电影关于传承,着墨不多却让人印象深刻。一只橘猫离开之后,会有另一只橘猫出现在家门口。主任退休后把自己的袖套送给了认真君,认真君带着它编订了《大渡海》。只喝香槟和威士忌的原时尚编辑,在融入辞典编辑之后,也会爱上喝啤酒。还有那班热血中二的学生们。辞典编辑的魅力永远都不会消散,永远都会有人发现它的美好。





你若真正热爱一件事情,你是无法忍受不去触碰的。明明有趣的事情那么多,可主任38年来一心扑在了辞典上。主编在重病弥留时还在坚持将词语采编成例句。一生只爱一个人,一生只为一件事白头,我觉得这是最幸运的人生。因热爱而忠诚。








电影里还对电子阅读和纸质阅读进行了探讨。




狄德罗说:“在手工技能的经济史上,机器最初是朋友,最后往往变成了敌人。” 从纸质阅读到电子阅读,与其说是阅读方式的进步,更不如说是一种文化的转场。这不是一往无前的,而是循环的,可以重头来过的。就像人处于愈加热闹的夜市,上瘾过热辣的火锅,迷恋过酥腻的炸物,果腹一圈之后,还是忘不了带走一杯绿豆沙,这样一晚的消遣才算完整。




不知道为什么人总是喜欢在现在与过去之间做选择,纸质与电子不是对立双方,答案并非唯一。人呀,该贪心一点,享受现在也怀恋过去。强行割裂岂不残忍?








纸质的劣势在于厚重,但是优势也在于厚重




因为匠心地写书、做书不是一件轻松的事情




因为认真阅读本来就不是一件轻松的事情




原文地址:https://mp.weixin.qq.com/s?__biz=MzIyMzQ3MzQwOA==&mid=2247484956&idx=1&sn=512f28f86128b27516f3a107f335cd94&chksm=e81cfc73df6b75657b1bc58ad977c43896fb5798b811f6509a356747f7f4c48a8235d97b2571#rd




资源获取:关注公众号——長和之道(changhezhidao),发送“编舟记”即可。






猎影人:

戒不掉电影:

极恶非道II     Outrage Beyond

最早接触北野武的电影应该是“大逃杀”吧,

并不喜欢乌托邦类型的电影,尤其是除了第一部之外的后续,

从“饥饿游戏”、“移动迷宫”、“分歧者”看来,莫不如是。

不过对于北野武对血腥演绎的浓烈方式,能体会那样的一种情绪,

是把一种对外界现象的认识和感受用最浓重的方式放大数十倍,

很像“矫枉过正”的意思。

如果不去读北野武的经历,没人会想到最初走进演艺圈时,他竟然是个漫才艺人,类似中国的对口相声,还有一种漫谈艺人,类似单口相声。虽然这种形式在日本是源于美国的。

在他当红的时候,一场惨烈的车祸对他内心的影响很大,也改变了他的容貌。

北野武好酒,也很喜欢美食,并参与和主持过很多综艺节目。

这与他在电影中表现的风格仿佛是两个人。

其实很性情的人,都是冰火两重天的。

时隔两年后,他拍摄了“极恶非道2”,

故事延续一的结局,“大友”出狱,但还是从被利用开始,

但此时的他已经觉悟现实不容他再以传统道义生存了,

偿还与复仇是这一段落的主线,

在这部电影里,没有人是最终的赢家,

每个试图利用别人的人,也终将被人利用,

每个将他人视为棋子的人,同时也是别人的棋子。

在这个肮脏血腥的棋盘上,每个人都逃不出自身的命运。